【湘西自治州】贫困县办出“好教育”

时间:2019-11-23 11:05       来源: 体育网

贫困县办出“好教育”

——脱贫攻坚的“泸溪教育答卷”之一

 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泸溪县,地处武陵山区,是国家级深度贫困县。

  “再穷不能穷教育”“抓教育就是抓所有”“教育立县”……近10年来,泸溪“一任接着一任干,一张蓝图绘到底”,办出了百姓认可的“好教育”。在乡村教师队伍建设、教育扶贫、结对帮扶、村小建设管理、贫困生资助等方面,这个县创造了诸多闻名遐迩的好经验,先后获得600多项荣誉。2018年,泸溪以优秀等级通过义务教育均衡发展评估。省委书记杜家毫批示:泸溪经验很好,要推广。

  泸溪经验是什么?贫困县如何办出“好教育”?11月13日,记者走进泸溪,求索答案。

  春节后上班第一天首问教育,县党政班子成员几乎走遍了每一所村小——

  教育是“一号工程”

  泸溪县委书记杜晓勇、县长向恒林说,教育是泸溪的“一号工程”。

  “工作优先部署、问题优先解决、项目优先建设、经费优先保证,县财政依法安排教育预算和实行教育预算单列、依法征收教育费附加。”泸溪县教体局党委书记、局长谭子好这样解释“一号工程”。他介绍说,在泸溪,有个传统已经坚持了14年。春节后上班第一天,县委书记、县长率五大家领导,深入教育现场办公,或研究出台政策文件,或视察新学校建设,或看望慰问师生。

  平时工作,县党政班子成员也经常下基层。“几乎走遍了每个村小。”这是县教体局一位干部多年来的观察心得。

  有段时间,农村中学县三中出现教育质量严重下滑。副县长尚远道带队,在县三中开展为期3天的调研活动,深挖原因,对症下药。

  短短3年时间,通过一系列举措,县三中综合测评提升为农村中学第一,全县第二。“县三中辐射面广,让附近孩子在家门口上好学,我们责无旁贷。”尚远道说。

  全县中小学校按片划分给教体局各个股室“承包”,各乡镇也积极主动作为。“县里对我们有考核,有要求,这也是我们的分内事。”泸溪县解放岩乡党委书记李和华说。

  “在泸溪,教育部门可以说是‘第一部门’。”谭子好说,比如校园环境治理,全县多年前即建立了“三联”机制,即联合调查、联动整治、联查报备。担任校园周边整治办副主任的,是县教体局副局长,有权调动城管、公安、卫健等部门;全县32所完小以上学校,每一所都有交警、公安、城管等部门人员组成的“护校队”维持秩序;为了让学校安心办学、教师专心教书,所有进学校的检查均需通过县教体局报备。

  “一号工程”搞好了,孩子们培养出来了,做父母的也舒心了。这些“父母”也包括各级党委、政府的领导。向恒林的儿子小学三年级从外地学校转学回本地,以优异成绩考上空军飞行学员;尚远道的儿子初一转过来,在今年中考中取得不错的成绩;县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李梦涛的女儿初三转过来,以优异成绩考入中国公安大学。

  据统计,全县每年约3.8万名中小学生,择校到外地上学的人数几乎为零。相反,目前在县内就读的外县籍学生有2075人。全县本科上线率、本科上线万人比,已连续14年位居湘西自治州第一。

  没有一所民办学校,没有强行撤并一所村小——

  坚持长期均衡投入

  泸溪是个财政穷县,2018年全县GDP才56.48亿元,财政性经常收入不到5亿元。

  但在教育投入上,泸溪从不吝啬。除了学前教育,这里没有一所民办学校。全县共有175所学校,没有强行撤并一所村小,几乎每个村都有学校。

  2012年,县里规划建设思源实验学校。“要30亩地。”时任县教育局局长徐朝洪不敢开口。县委书记杜晓勇没作声,领着相关部门现场考察。“这哪够?这一大片全给。”杜晓勇的手用力划了个圈。这一圈,就多了108亩。有人给杜晓勇算账:“200万元一亩呢,要是把这块地卖了,县里财政就宽裕多了。” 杜晓勇回答:“发展教育要看长远效益。”

  思源实验学校建设花了2亿多,更让校长杨志祥没想到的是,县里又将投入上亿元的县体育馆建在了学校。

  思源实验学校的建设不是个案:2017年兴建的武溪二小,校园面积从之前的28亩扩大到58亩;白沙中学4幢教学楼,现在变成了10幢;县职业中专学校扩建、芙蓉学校新建,投资都过亿……

  不是说没钱吗?这动辄上亿元的资金,哪里来?

  “就像当家一样,我这里做预算,第一笔钱一定是教育。”向恒林说,县里是穷,但攥紧拳头,还是能办成几件事的。

  “关键是实现了长期而均衡的投入。”谭子好补充说,泸溪对教育的投入,不是今年5000万元,明年500万元,而是根据事业发展来投入的。

  泸溪地广人稀,学生数在100人以下的小规模学校有130所。为建好这些学校,县里前前后后投入超过700万元,真正做到了“随便哪所都好看”。

  教师节老师走“红地毯”,县领导晚上慰问师生——

  尊师重教让教师“留下来”

娱乐八卦